国内 > 正文
深同网头条热度:

形婚的背后:彼此都活在痛苦中

我一直认为结婚不是两个人的事情,结婚是两个家庭的联结。
 
正常的婚姻有着爱情的维系,对彼此家庭用爱包容。然而形婚不一样,没有爱情的维系,只靠着一纸协议,或者嘴上说的“希望像兄弟姐妹一样的生活”,这种关系很难长久的走下去,稍微大点的矛盾都容易使得这段婚姻破裂。
 
在形婚之后,我经常会午夜梦回想起当初结婚的场景:我站在台上,就像演戏剧一样完成结婚的仪式,接受台下的“观众们”祝福,就在交换戒指的那一刹我流泪了,大家都以为那是幸福的泪水,只有我自己知道,我是为自己感到悲哀。
 
 
我的性格比较内敛,虽然从小家里的表兄弟堂姐妹很多,但是因为彼此的年龄跨度都很大,大家讨论的话题和关注的事物都不一样,所以我只喜欢跟同年龄段的几个亲戚玩耍。
 
在10岁以前,我开始迷迷糊糊地意识到自己对男生有一点点好感,但是并不确定,处在迷茫之中。
 
初中的时候,我喜欢上了女生,还送礼物追求过她,但与此同时,我也被一个眼睛长得很好看的男生深深地吸引了。
 
因为自己性格内向又孤僻,所以从来没有主动去接触人,自然也没有机会去接触LGBT社群的人。
 
就这样懵懵懂懂的直到高中毕业后,我开始买当时最红的健美杂志看男生,也开始接触同志网站,逐渐地开始了解这个群体,也慢慢清楚自己的性取向。
 
当时还在网上聊天室里认识了我在社群的一个朋友,恰好我们俩都在同一个城市读大学,就相约见了面,慢慢熟悉变成朋友,不过当时的学校是半封闭式的,所以外出的机会不多,我也只在有限的时间里和这个朋友一起找社群的人玩。
 
 
 
大学毕业后,我考了现在的单位,生活的一切看似四平八稳,又处处透露着不安,随着年纪的增长,家里人开始不停地催我结婚。
 
在家里的人安排下,我交往了几个女生,但都止步于牵手,之后便找一个不合适的理由分开。
 
那段时间的我,不安、焦虑、憔悴,每天的心情都很低落,觉得自己命苦,常常一个人晚上睡不着只能躲在被子里哭泣,我不知道我心之所属,也不知道未来之路通向何方,唯有哭泣聊以安慰,当然,我也知道哭并不是解决问题的方法,可是我又能怎么办呢?
 
后来经过了解,我知道了形婚这种方式,是不是形婚就可以帮到我呢?我心里打了一个问号,依然是处在迷雾重重的处境中,特别是我认识的人又少,也没有想认识拉拉人群的想法,那就干脆拖延时间,再等等吧!
 
在28岁那年,又一次和一个父母托人介绍的女生分手后,我在微博上通过朋友的朋友出乎意料地认识了现在的男友。
 
男友在社群呆的时间长,了解社群的情况也比我多,有时候听他分享一些事情和表达一些观点的时候,我感觉好像踏入了另一个我未知的世界,带着好奇、疑问和期待,我走进了社群。
 
当时的他有一个关系非常好的拉拉朋友,在家里人面前充当女友,准备过几年就形婚。
 
与此同时,在男友的影响下,我决定去接触拉拉群体,然后准备形婚。
 
 
 
我在网络搜索中发现了一个成都本地的形婚群,在群里接触了第一任形婚对象,第一次见面的时候,那个女生看起来非常知书达理,不过说话做事比较强势,但这些小细节我并没有在意。
 
她比我小一岁,也是处在大龄未婚的困窘之中,我和她商量希望能尽快结婚,那份女生也同意了婚后要自己生小孩的事情。
 
父母很重视我的婚礼,所以打算把排场也弄得很大。
 
然而,当婚礼都准备得差不多,我家的请帖也发出去了,我们因为之后一起出行的事情吵架,当时她的女友什么都不管,我就直接表达了我对她女友的厌恶之情,她后来就生气了,吵着不结婚了,说我性格不好,怕遗传给孩子,但是箭在弦上,我只好跟她道歉,请求她的原谅。
 
婚后,为了防止双方父母突然造访,女生提出让我跟男友在外面租房子住,我没有反对,便答应了。
 
在结婚的半年里,她爸妈来过成都几次,我都全程陪同接待她父母,但我爸妈来成都过周末的时候,她却告诉我她只能陪周六,周末要在家陪她对象,说平时没有时间陪。后来几次想让她帮忙回老家配合一下亲戚的问话,她都拒绝了,结果导致我也不敢回老家了,这些经历让我对形婚和拉拉心生不满,便干脆离婚了。
 
离婚两年后,看着父母在亲戚朋友间因为我的婚姻问题一直低声下气的样子,我考虑了很久,为了父母,就和现在的第二任形婚对象结婚了。
 
经历了前一段失败的形婚,我也不想要求拉拉太多。毕竟形婚的前提还是合作和责任,其次才是像亲人之间的相处。现在形婚的对象,人不错,也愿意能应付家里人,大家也相处融洽。
 
但是在面对要孩子的问题上,当初双方的一致意见是婚后一年通过试管的方式要两个孩子,但是结了婚后,形婚对象却反悔了,让我欲哭无泪。
 
 
 
婚后第一年,我买了备孕的营养品给她,让她做备孕工作,她说还要做准备,没关系,我可以等。等了半年后,她说她怕痛,不想做试管,身体太弱不能生两个小孩。当时的我听到后,完全懵了,但是我还是让步让她换工作修养好身体,半年后,我找了一个专为形婚群体辅助受孕的女护士,她又提出自己没有做好心理准备,希望再等等。
 
在这来来回回的沟通中,我已经变得身心俱疲,因为婚前跟拉拉说好了所有的情况,结果事与愿违,拉拉并不配合,所以那时候我就下定决心代孕,在网上了解了代孕的相关信息后,机缘巧合地看到了广州一家专门为同志提供辅助生育的医疗机构,后来便加机构的联系人一个中介的微信了解代孕的具体情况。
 
我开始认真地看中介的朋友圈和微博,看着他发的成功签约的案例,在了解了一段时间后,考量了这其中的风险,我决定选择在选择中介这边做代孕,毕竟,中介做代孕针对的就是性少数人群,非常符合我的情况,何乐而不为呢?
 
当然,最重要的是,中介这边负责代孕的每个环节条理清晰,也不怕来访者多问,这个也是打消我一部分顾虑的原因。
 
决定代孕后,我突然意识到在过去浑浑噩噩的这些年里,我一直没有告诉父母自己真实的想法,而代孕正是一个我跟父母坦白的一个伺机,所以我向父母出了柜,父母没有出现我想象中的过激,反而平静。
 
父亲说:“我早就知道了”,而我妈只希望我健健康康就好。
 
在出柜的过程中,我告诉父母我的取向不是病,不需要医治,而且我不能接受女性,不可能跟直女结婚,形婚已经是为父母考虑最多的结果。
 
后来,父母就没有再跟我提过同性恋的事情,反而开始与我共同去解决代孕的经济问题,也顺其自然地接受了现在的男友。
 
在得到了父母的支持后,我在8月28日到达了广州,跟中介会面,谈论了代孕的整个流程安排以及流程中的一些疑问。当时就决定签约,并付了定金。
 
 
 
回成都当天,还在去机场的路上,老贰就开始给我发卵妹的照片,我选了一个身体健康的女孩。
 
 
 
10月17日完成胚胎移植,10月28日验血怀孕成功,当时的HCG数值是很普通的怀孕数值,但在11月6日查翻倍,突然出现很高的HCG数值,当时太高兴了,很有可能是双胞胎。
 
 
 
11月16日做了第一次B超测胎心,确认双胞胎。
 
 
 
12月24日做了第12周的NT检查,孩子发育良好。算是这个圣诞节最好的礼物了。
 
 
 
令我万万没想到的是,在17年的年底,好消息传来的速度如此之快,我和男友也终将拥有属于我们自己的孩子,所有的不甘、焦虑、惆怅也在得知信息的那一刻通通变为喜悦的眼泪,以前曾经想过通过形婚可以拥有自己的孩子,但在经历了这一切后,我深感不易。通过代孕,我终于有了自己的后代,得以看着小孩快乐成长,实乃人生乐事之最。
 
对了,我还要告诉你的是,形婚不是沟通不顺畅的问题,而是永远也叫不醒沉睡的人。形婚在一起更多是对两个家庭的责任,无论男女,如果做不到就不要轻易形婚。

欢迎加入深圳同志QQ群:875708709;广州同志QQ群:924928489